《人民的名义》不鲜不嫩凭什么火?

没有唯美的仙境,没有漂亮的面庞大近景,电视剧《群众的表面》一开头的空镜等于一个普通的老旧小区。作为一部反腐大戏,如许的开头显得有些过于平平,然而这等于最真实的糊口,“微风起于青萍之末”,大事件的开端常常
等于如此平静,平静中又暗藏着大波涛
。大略恰是由于这一份难得的真实,主旋律作品《群众的表面》打破了年龄、知识、阅历的边界,成为近期朋友圈中刷屏的作品,这在以往可是颇为罕见。

按理说,这种被年轻人戏谑为“高大全”“伟光正”的作品仿佛
独处于某一环境中,也独属于一部分特殊人群,很难走进大众视野。不单题材不讨好,剧中演员也不是自带光环那种——侯勇、陆毅、张丰毅、许亚军、张志坚、吴刚、李收复……这里面除了陆毅是大略二十年前出道的“小鲜肉”,许亚军是更早十年出道的俊秀小生外,看到其他人的名字时你大略都对不上他们的样貌。

但故事就在他们脸上那一道道褶子里,戏就在眉眼之间。侯勇在剧中扮演一个典型的巨贪小官,以往多以正面抽象涌现的他,此次虽然扮演的是贪官,却是不动声色地演贪官。两集的时间里他没有太多大动作,光吃面条就吃了一集,但等于在这种糊口化的状态下,每一筷子面条捞起时,咀嚼的快慢、捞起的姿势都带着不刻意为之的戏。而在剧中扮演市委书记李达康的吴刚,在良多时候脸上是没有心情的,但这不同于当下许多被称为“面瘫”的明星,而是为了符合剧中人的身份——身居高位的官员常常
不能喜形于色,无论内心是如何溃散。

看惯了千人一面的零演技明星,再看《群众的表面》会觉得颇为解渴,你终究
可以享受看剧,而不是边看边挑刺儿。

这一代演员对于糊口的切近,也许和他们成长的背景有关。吴刚、岳秀清佳耦都是北京人艺学员班长大的演员,受老一辈艺术家熏陶多,他们从来都被教育要从糊口中来、到糊口中去。北京人艺早年间排演新戏,一定将大把的时间用于体验糊口,于是之、朱琳这些老艺术家都留下了许多当初体验糊口的资料。他们中有知名演员,也有明星,但他们从根上都把本身当作演员,把演好戏当作基本的职业道德。而今天不少明星只是把本身当作明星,演员只是他们表演的角色之一,演技利害并不是明星的必要条件。

《群众的表面》受追捧与当下的大环境也不无关系,反腐主题与当下社会热点相契合。观众可以从原著作者周梅森的笔下看到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抽象,侯勇所扮演的阿谁巨贪小官恰是来自于真实糊口,连“点钞”如许当初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细节也被再现于荧屏。人们常说“糊口比戏剧更戏剧化”,而这些来自于糊口的故事经过戏剧化处置之后所具有的震撼力更为强烈,也让普通观众看到了反腐不容易。

从演技到题材,《群众的表面》都把握住了当下观众的“痛点”,才成为爆款的“网红”。但它的意义不仅是让观众看到一部好戏,也应当让更多的创作者看到所有的付出不会白费。在“小鲜肉”受追捧的岁月,观众也会为真正走心的文艺创作、真正的演员留有不止一席之地。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mpub.com